四川省剧目工作室(四川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官网
首页 剧本创作 剧目孵化 国家艺术基金 四川艺术基金 文艺评论 人才服务 《戏剧家》 优秀剧本 政策指导
党建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一场跨越时空的追问——观《貂蝉,你在想什么?》
作者:万雯昕 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4-06-07    点击:13

由四川省歌舞剧院音乐剧团创排演出,张然编剧作词,陈雨秋、董志勇、刘威、郭颂兰、王胜强联袂出演的音乐剧《貂蝉,你在想什么?》,5月17日在四川省歌舞剧院剧场顺利完成首演。

主创团队以耳熟能详的历史演义小说为基调,通过全新的视角,对“貂蝉”这一象征“美丽与危险”的符号化人物进行现代化的解构与重组。当激情四射的音乐剧遇上静谧厚重的历史文学类题材,会产生怎样的观剧体验?

 

演出开场,一人分饰三角的青年演员王胜强又担任起主持人的工作。在一问一答的游戏互动中,调动起现场观众的观剧热情与期待,也因此预设整场演出的主题基调——一场对历史传奇的诙谐戏说。

除了在表演过程中别具匠心地设计与观众的互动,在戏剧结构、音乐演唱、舞台布景等方面不断运用“间离效果”,当即制造出三组舞台关系——演员与观众、剧中人与创作者、原著故事与戏剧再创。亦如皮兰德娄的著名剧作《六个寻找剧作家的剧中人》,本音乐剧也借用超现实的表现手法,使貂蝉挣脱了文字,与自己的创造者面对面谈心,将演出主线放置在一个妥善、温和、安全的状态中,携手观众一起追问:“貂蝉呀,你到底在想什么!”

 

16首原创音乐唱段,时而温婉如水,时而热情似火的曲风,以独唱、重唱的多样形式,充实舞台的视听,牵引观众情绪。现场观众跟随角色的演绎,重温《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施连环计 董太师大闹凤仪亭》与第九回前半部分《除凶暴吕布助司徒》。不断穿插的原著对白与现代、时尚的演出编排,可一窥主创团队的巧思。重现原著对白中的暗潮汹涌,同时以俳谐的表演消解了原著台词的杀机四伏,将整体情绪控制在轻松的谈话氛围里。

《月儿见到我为何要躲》将原著、舞台、印象中的“貂蝉”形象合而为一;《红颜祸水》《为自己歌唱》《愿长此相依》等唱段,揭开舞台上“貂蝉”对自我追求的探寻;热情奔放的爵士风格唱段《猎物与情人》,在众演员富有张力与自由的表演中,使属于本剧、属于这个舞台上的“貂蝉”迎来自己的高光片段。《你居然会爱上他》《百万繁星,百万雄兵》《都说爱我 全在骗我》,让王允、吕布、董卓三名男性角色,站在三个不同层面的关系上直抒胸臆,对貂蝉真实的内心进行侧面的揣摩。令人惊喜的是,郭颂兰饰演的“玥儿”一角,相似的年纪、同样地憧憬英雄气概、都需要为“情”让步,与“貂蝉”互为对应。在第一幕中由“玥儿”对“貂蝉”进行开门见山地追问,并在接下来的演出中,以机智幽默的台词与灵动活泼的肢体,成为观众的“嘴替”。在演唱中,“玥儿”承担起类似于川剧的“帮腔”一职,强调角色心声,催化舞台情绪,直白地传达观众的疑问。

《貂蝉,你在想什么?》在多位演员深厚扎实的专业技巧与动情精湛的演技加持下,制造角色之间的外部关联,强化各个角色的内心表达,使貂蝉不再是刻板印象中扁平抽象的“工具人”符号。

 

在舞美设置中,亦有“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因子。取传统戏剧舞台上“一桌二椅,人走景移”的舞台时空写意,用一方屋檐投影、五块垂落的红色绸缎、两尊香炉、机动的茶几组成一方简约却不简单的舞台空间,实现月下自怜的花园、貌合神离的筵席与不可告人的内心等多个舞台时空的假定与转换,给观众带来美轮美奂的视觉体验。

《貂蝉,你在想什么?》主创团队在故事内容、表演形式与舞台布置上贯彻间离手法,演出过程中不断打破“第四堵墙”,实现观演关系的重组,引导观众走进主创的“连环计”,使演出整体效果极具冲击力。

舞台间离效果,使得被作者与命运操纵的角色有机会作为一面投射表达与思辨的镜子。诚然,提问的魅力不在于既定的答案,而是享受寻找答案过程中的思辨。

在不断地追问下,剧本重心落脚于“情”。穿过“大义”“恩情”“私情”“另有隐情”,在剧末,功成身退的貂蝉唱出《爱你所爱 梦你所梦》。这位脱胎自历史演义、为此刻的舞台展示自我内心的“貂蝉”再一次真挚地回答标题、回应观众,她的所思所想到底为何。

在文本内容与演出方式的错列混搭下,四川省歌舞剧院编排的《貂蝉,你在想什么?》给蓉城的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观剧体验,同时也为传统文本与文化传承的文艺作品编创提供新颖的思考路径。

 (本文经授权发布 仅代表作者观点)


由四川省歌舞剧院音乐剧团创排演出,张然编剧作词,陈雨秋、董志勇、刘威、郭颂兰、王胜强联袂出演的音乐剧《貂蝉,你在想什么?》,5月17日在四川省歌舞剧院剧场顺利完成首演。

主创团队以耳熟能详的历史演义小说为基调,通过全新的视角,对“貂蝉”这一象征“美丽与危险”的符号化人物进行现代化的解构与重组。当激情四射的音乐剧遇上静谧厚重的历史文学类题材,会产生怎样的观剧体验?

 

演出开场,一人分饰三角的青年演员王胜强又担任起主持人的工作。在一问一答的游戏互动中,调动起现场观众的观剧热情与期待,也因此预设整场演出的主题基调——一场对历史传奇的诙谐戏说。

除了在表演过程中别具匠心地设计与观众的互动,在戏剧结构、音乐演唱、舞台布景等方面不断运用“间离效果”,当即制造出三组舞台关系——演员与观众、剧中人与创作者、原著故事与戏剧再创。亦如皮兰德娄的著名剧作《六个寻找剧作家的剧中人》,本音乐剧也借用超现实的表现手法,使貂蝉挣脱了文字,与自己的创造者面对面谈心,将演出主线放置在一个妥善、温和、安全的状态中,携手观众一起追问:“貂蝉呀,你到底在想什么!”

 

16首原创音乐唱段,时而温婉如水,时而热情似火的曲风,以独唱、重唱的多样形式,充实舞台的视听,牵引观众情绪。现场观众跟随角色的演绎,重温《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施连环计 董太师大闹凤仪亭》与第九回前半部分《除凶暴吕布助司徒》。不断穿插的原著对白与现代、时尚的演出编排,可一窥主创团队的巧思。重现原著对白中的暗潮汹涌,同时以俳谐的表演消解了原著台词的杀机四伏,将整体情绪控制在轻松的谈话氛围里。

《月儿见到我为何要躲》将原著、舞台、印象中的“貂蝉”形象合而为一;《红颜祸水》《为自己歌唱》《愿长此相依》等唱段,揭开舞台上“貂蝉”对自我追求的探寻;热情奔放的爵士风格唱段《猎物与情人》,在众演员富有张力与自由的表演中,使属于本剧、属于这个舞台上的“貂蝉”迎来自己的高光片段。《你居然会爱上他》《百万繁星,百万雄兵》《都说爱我 全在骗我》,让王允、吕布、董卓三名男性角色,站在三个不同层面的关系上直抒胸臆,对貂蝉真实的内心进行侧面的揣摩。令人惊喜的是,郭颂兰饰演的“玥儿”一角,相似的年纪、同样地憧憬英雄气概、都需要为“情”让步,与“貂蝉”互为对应。在第一幕中由“玥儿”对“貂蝉”进行开门见山地追问,并在接下来的演出中,以机智幽默的台词与灵动活泼的肢体,成为观众的“嘴替”。在演唱中,“玥儿”承担起类似于川剧的“帮腔”一职,强调角色心声,催化舞台情绪,直白地传达观众的疑问。

《貂蝉,你在想什么?》在多位演员深厚扎实的专业技巧与动情精湛的演技加持下,制造角色之间的外部关联,强化各个角色的内心表达,使貂蝉不再是刻板印象中扁平抽象的“工具人”符号。

 

在舞美设置中,亦有“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因子。取传统戏剧舞台上“一桌二椅,人走景移”的舞台时空写意,用一方屋檐投影、五块垂落的红色绸缎、两尊香炉、机动的茶几组成一方简约却不简单的舞台空间,实现月下自怜的花园、貌合神离的筵席与不可告人的内心等多个舞台时空的假定与转换,给观众带来美轮美奂的视觉体验。

《貂蝉,你在想什么?》主创团队在故事内容、表演形式与舞台布置上贯彻间离手法,演出过程中不断打破“第四堵墙”,实现观演关系的重组,引导观众走进主创的“连环计”,使演出整体效果极具冲击力。

舞台间离效果,使得被作者与命运操纵的角色有机会作为一面投射表达与思辨的镜子。诚然,提问的魅力不在于既定的答案,而是享受寻找答案过程中的思辨。

在不断地追问下,剧本重心落脚于“情”。穿过“大义”“恩情”“私情”“另有隐情”,在剧末,功成身退的貂蝉唱出《爱你所爱 梦你所梦》。这位脱胎自历史演义、为此刻的舞台展示自我内心的“貂蝉”再一次真挚地回答标题、回应观众,她的所思所想到底为何。

在文本内容与演出方式的错列混搭下,四川省歌舞剧院编排的《貂蝉,你在想什么?》给蓉城的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观剧体验,同时也为传统文本与文化传承的文艺作品编创提供新颖的思考路径。

 (本文经授权发布 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四川省剧目工作室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东城根南街21号附1号 联系电话:028-86122575 邮箱:jms8612@163.com
四川省剧目工作室(四川艺术基金管理中心) © 2002-2023 蜀ICP备11024876号-1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662号

四川省剧目工作室(四川艺术基金管理中心)
© 2002-2023 蜀ICP备11024876号-1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东城根南街21号附1号
联系电话:028-86122575
邮箱:jms8612@163.com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662号